账号:
密码:
书窝网 - 玄幻小说 - 通天圣祖小说免费阅读 - 第三百七十九章 枯久商会

第三百七十九章 枯久商会

  “凡儿,就算有,那价格恐怕……”聂峰苦笑,迟疑道。
  “这到不用担心,价格我能够负担的起,只要找到就可以了。”聂凡笑道,现在聂凡的手头,可是有一笔极为宽松的资产。
  因为,这次比斗可是有奖励三十万灵金。
  而且,聂凡现在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玄阶中品炼器师。
  “可是还是有些不划算吧,毕竟也只是增加些几率,万一我还是没有突破成功,那不是糟蹋了吗?”聂峰有些担忧道。
  “父亲,我知道,增加突破几率不代表一定,但是,无论如何,父亲都需要使用障极丹试一试的。”聂凡耸了耸肩膀,坚定道。
  “那……”
  “事不宜迟,我即刻出吧!”聂凡也不是迟疑之人,打定注意,便准备动身,三百里路程,按照青风狮鹫的度,倒是要不了半天便可以到达。
  “聂凡,小心一些……”涵竹柔声道。
  “只是去购买障极丹,不会出什么事情。”聂凡点头,先是叫上了雪绒,然后跟这些天一直在家族住着的应丘说了一声,应丘立马答应下来。
  半个小时之后,聂凡跃上了青风狮鹫,应丘一声低喝,狮鹫飞起,向着那暑城前进。
  由于需要半天的路程,聂凡在屋子内盘腿而坐,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  狮鹫平稳飞行着,一晃时间便已经划过。
  某一刻,应丘低沉话语响起。“公子,暑城到了。”
  聂凡停止了修炼,透过窗户望了下去。一座比之天元城大了足足六倍的雄伟城镇出现在视线内。
  在应丘的控制下,狮鹫缓缓落了下去,鼎沸的人声不断响起,来彰显暑城的繁华。
  对于这突兀落下来的青风狮鹫,那些暑城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,微微瞟了一眼,便依旧忙活自己的事情。
  从狮鹫上下来,聂凡扫了一眼,也是默然,天元城与之,说句实话,倒是没有办法比。
  将狮鹫放在专门的看管人员那里,交付一定金币之后,聂凡便于应丘一起进入了暑城。
  由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聂凡与应丘随便找了一处住宿之地,休息了一晚。
  第二日,当微升阳光缓缓透过窗户,射了进来,缓缓向前延伸着,聂凡便睁开眼眸,一声轻哨,雪绒跃上肩膀,然后叫上隔壁的应丘,走了出去。
  路不熟,聂凡便露出温和笑意,随意询问了一个路人。按照路人指定的路线,开始朝着那暑城最为繁华与大气的商会走了过去。
  半个小时之后,聂凡看了一眼那庞大商会,商会之上,写着枯久两字。聂凡眼神有着一丝明了,这枯久,若是所料不错,便是一个人名。
  收回视线,便与应丘二人一起走进了商会,进入商会一刹那,与所有戒备森严的商会一样,有着数十道敏锐,毒辣视线缓缓从周身扫过,片刻,散去。
  “唔……还真是繁华啊。”聂凡有兴趣的看了几眼,柜台玉石铺就,明亮耀眼。来来回回的人群走动,找寻自己满意的商品。
  聂凡直接走到最中央的一个柜台上,向着那个对任何人都露出盈盈笑意的美貌女子说道。“请问一下,这里有障极丹吗?”
  貌美女子眼神有着一个闪烁,不易察觉的看了一身白衣的聂凡,嘴角笑意丝毫没有变化。
  “这位公子,障极丹是有的,不过,由于这种丹药,在本商会也属于重中之重,所以,需要商会长老亲自面谈。”貌美女子微微一顿,接着道。“但是,障极丹价格不菲。为了不浪费时间,还请公子拿出一定资金实力来。”
  貌美侍女话语虽然柔软,但是却透着一股规矩味道。
  其实这所谓规矩,只是商会长老吩咐的,而规矩所面对的,只是一眼看去,就不是达贵的聂凡一类人。那些在署城,拥有不弱名声的家族,则当然不需要。
  聂凡一愣,也是默然,想着是不是应该,以后来这种地方,都要好好包装一下自己。
  “公子,小的来的时候,按照吩咐,也带了一些钱财,需要拿出来吗?”看到聂凡迟疑,应丘及时小声说道。
  “额……不用。”聂凡一笑,旋即戒指幽光闪动,一枚黑色令牌出现在手中,在那令牌之上,有着一个苍劲的玄字,玄字之旁,还有着两道条形纹路。
  这牌子,当然是聂凡的炼器证明。
  “诺,你看这个可不可以!”聂凡将牌子递给了貌美女子。
  貌美侍女神情当中有着一丝讶色,接过令牌,然后嘴角始终保持的笑意缓缓收拢,那握住牌子的素手一个抖动,缓缓摩擦了一下,然后仔细盯着眼前的青年,饱满胸脯极起伏。
  这种牌子,貌美侍女这些年,也有一些穿着朴素,为了证明自己资金实力,拿出来过。
  只是那些,无一不是白苍苍的老者,眼前这个,似乎年轻的有些过分。
  “怎么,有问题吗?”
  “没……没问题,公子请跟我来。”貌美侍女一个机灵,急忙说道。说完摆动款款细腰,在前面带路。
  聂凡跟着女子,走上了二楼。侍女轻轻敲了一下其中一间屋门,然后在一声有气无力的苍老应允声中,带着聂凡走了进去。
  屋子很是宽敞,有着一种幽静氛围,那太师椅子,怡然摇晃着,坐着一个身穿紫色锦衣的老者,正在闭目养神,貌美女子轻脚走到老者跟前,柔声低语。
  “嗯?”太师椅在一个瞬间,停止了摇晃,眼睛猛然睁开,接过貌美女子递过来的令牌,嘴角片刻,露出浓浓笑意。
  “小兄弟请坐,我是这商会长老,叫我颜长老即可,不知小兄弟名讳?”颜长老笑道,也实在有些惊讶,这令牌竟然会出自如此年轻人的手中,实在匪夷所思。
  “聂凡。”
  “原来是聂小友,刚才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!”颜长老说着,将令牌还给了聂凡。
  聂凡顺手接过,问道。“颜长老,我所来,是为障极丹,不知道商会是否有,要是有的话,有几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