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书窝网 - 玄幻小说 - 通天圣祖小说免费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七章 炼器与聂家

第两百一十七章 炼器与聂家

  聂凡的灵魂力量释放而出,陨沉金缓缓漂浮起来,进入到了火焰之中。 ≥> 材料越好,精炼越难,所以就需要更加强大的灵魂力量。
  陨沉金在火焰中徐徐翻转着,聂凡看着进入火焰数分钟没有丝毫变化的材料,嘴角勾起笑意。缓缓抬起手掌“刺啦!刺啦!”微红的火焰中,无数雷芒闪动开来,与火焰一起,将陨沉金包裹进去。“我到要看看,你这陨沉金,到底有多坚硬。”
  在使用雷芒之后,仅仅十五秒之后,陨沉金的颜色游戏变化。然后,陨沉金缓缓化为一滩液体,在火焰与雷芒中翻转。
  灵魂力量将金色液体完全包裹,然后将里面的杂质一一剔除。
  然后,聂凡心神一动,使用火焰将其包裹起来,放置在一旁。开始使用雷芒与火焰淬炼盾铁岩,半个小时之后,盾铁岩化为一摊暗沉色液体,透着金属光泽。而那冰淋髓也在随后被精炼完毕。
  最后,在聂凡灵魂力量的控制下,玄星石漂浮了起来,进入了火焰与雷芒之中。各种星石,都是炼制武器时,提升硬度与锋利度所必须的材料。
  “刺啦!刺啦!”玄星石滴溜溜旋转起来,却极为罕见的在雷芒淬炼下,坚持了两分钟。而后,玄星石才开始缓缓变化,颜色转化为纯白之色,点点粉末散落。
  “呼!”聂凡眼里涌现一抹凝重,所有材料都已经淬炼完毕。在炼器台上的上空,三团液体与一颗纯白之色的玄星石静静的悬浮着。
  聂凡手掌一挥动,三团液体徐徐接触,交融到一起。此刻,聂凡散去火焰,雷芒汹涌,将融合在一起的液体完全包裹。
  然后,在聂凡心神控制之下,雷芒温度急剧升高。
  这一烘炼,便是半个小时,三种液体交织在一起后,变化为一种颜色。而后,聂凡使用灵魂力量,来进行构型,这一步,无论源力还是灵魂力量,消耗都是巨大的。
  聂凡的额头渗出滴滴汗珠,在灵魂力量的逐步拉伸之下,一把大刀武器成型。不过,整个武器却是液体。
  聂凡心神一动,玄星石飘动到大刀武器上方。而后,轰然化为粉末,碎裂开来,散落到武器全身,这时,雷芒再次汹涌,将整个武器包裹。
  加入了玄星石的粉末之后,武器缓缓的凝固下来。
  “呼!”
  看了一眼那水晶台上的三阶妖核,聂凡轻轻拿起,屈指一弹,妖核准确无误的落入到特意留下的凹槽之内,进行最后一步的融合。
  这是最后一步,融合妖核与稳固。聂凡眼眸微微颤动,闭了起来,将灵魂力量覆盖武器的每一处,小心的感知着。
  这是一个长久过程,需要耐心与雄浑的灵魂力量支持,这两点,聂凡现在都有。
  一个小时之后,聂凡缓缓睁开眼,嘴角露出笑意,在那闪烁的雷芒中,一股凌厉的波动散而出,而且,还在缓缓增强。
  聂凡心神一动,火焰缓缓变弱,一把暗金色的大刀露了出来,锋利无匹。
  “成功了!”聂凡低声喃喃,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欣喜与激动。旋即,一把握住刀柄,源力直接灌入,源力波动铺面而来。
  “玄阶下品武器,而且,在玄阶下品当中,还算一把不错的武器。”聂凡看着那涌现的刀芒,满意点头。
  把玩了好一会炼制的第一把玄阶武器,聂凡才将武器收入须弥戒。休整了半个小时,聂凡面色坚定,进入了疯狂的炼器状态。
  而在炼器室的大门外,已经有着四名实力不弱的护卫把守着,是为了保护聂凡不受打扰,安心炼器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而在聂凡炼器的同一时刻,与这相隔很远的帝国北部的一个三级小城,天元城。
  三头飞行妖兽,青风狮鹫在天元城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飞进了城主府中。城主元朗原本面色愤怒不已,不过当为一人拿出了皇室令牌之后,那愤怒瞬间便化为了谄媚。
  天元城,聂家家族议事堂内,气氛却极为压抑。坐在主位之上的却是聂家的大长老聂独,而一旁的副座上,有着原本的聂家二长老聂鑫,三长老聂磊以及原家族族长聂凡之父聂峰!
  显然,在聂凡失踪之后,家族生了一些变化。
  聂凡失踪之后,聂凡母亲生了一场大病,父亲聂峰由于心力交瘁,加上处理家族事务几次失误,被家族议事会联合拉了下来,降为三长老,而族长由原先的大长老聂独担任,其余的长老都升了一级。
  压抑的气氛缓缓弥漫,“各位,大家也知道,早些时候,雷家与段家就已经联合起来,一起压榨我们聂家的坊市与集市,大家说说该怎么办才好?”聂独面庞凝重,道。
  “哎,也不知道这段家收了雷家什么好处,处处和我们作对,若是只有一个雷家,我们倒也是不惧,可是现在……”大长老聂鑫摇头。
  “可是现在在这两个家族的合力下,我们聂家已经渐渐抵挡不住,坊市与集市的人流量已经流失了三分之一,而那收入也理所应当减少了许多。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。”
  “聂峰,你有什么主意?”族长聂独问道。
  “我?回族长,可以向城主元朗诉说,说雷家与段家同流合污,以不正当手段侵榨我们聂家,希望城主出来主持公正。”聂峰想了想,回答道。
  “切……三长老,你是不是糊涂了?这么多年你不是不知道,元朗城主是个典型的贪财家伙,要想他出来主持公正,除非你送的礼比他们雷段两家加起来还要多,你认为这个,可能吗?我的三长老?”二长老聂磊一听,顿时讥讽道。
  “这……”聂峰一阵哑然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  “是啊,聂峰,聂磊说的有理。”大长老聂鑫面色微微变化,叹了一口气,“聂凡,已经失踪快三年了,你也寻找了多日,不还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吗?虽然他原本是家族天才,可是出了横祸,天赋全无,家族有心帮他却无力回天。而后又突然失踪,你已经尽力了,以后还是将心思放在家族事务之上吧。”
  “哼,那小子只是一个废物,找到了又能够怎么样?再者,说不定已经被某个妖兽给吞了也不一定。”聂磊还是没有罢休,恶言道。
  “聂磊,你给我闭嘴,我儿子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。”聂峰面色浮现怒气,一拍椅子,吼道。
  “怎么,他是废物,还不让说?”聂磊争锋道。
  “行了,都给我住口,现在是家族议事,能不能说些解决的办法,吵吵闹闹像个什么样子。”聂独一挥手,大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