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书窝网 - 玄幻小说 - 通天圣祖小说免费阅读 - 第二百零一章 商议

第二百零一章 商议

  “到时候,算我一个,我帮你。≯ 中文网 ”千雅坚定道。
  “呃……你就不要躺这趟浑水了吧。”聂凡一怔,无奈道。
  “我已经决定了,你要是在行动的时候,不告诉我的话,我保证,你会后悔。”千雅瞥了一眼聂凡,淡淡道。
  聂凡无语的看着千雅,回头走回自己的房间内。“到时候再说吧,事情还没有决定。”
  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了下午,回到自己房间之后,聂凡看着多月没有见到的床榻,竟然泛起一种怀恋的感觉。
  直接仰头倒在了床上,沉沉睡了过去。而小雪绒显则是一闪,钻入聂凡的怀里,也进入了休息着状态。
  时隔多月,终于能够好好休息了。
  时间悠然划过,这一睡便睡了整整一天。
  “呃……”聂凡迷糊间睁开了双眼,缓缓站立起来,活动了一下身子,从窗户可以看出,时间已经是下午了。
  足足的补了一觉,聂凡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,这时,小雪绒身影从窗户一闪而入,小爪子还拿着一些可口的果实,不知道从那里得来的。
  “咕噜……咕噜……”聂凡无奈一笑,也感觉到饿了。
  雪绒似乎听到了聂凡肚子的叫声,急忙献殷勤的将果实递给了聂凡,对于别人也许雪绒舍不得,但是对聂凡,那就不一样了。聂凡一笑,接住果实吃了起来。
  吃了几个果子之后,须弥戒幽光一闪,聂凡又取出一些清水与食物,填饱了自己的肚子。
  距离夜晚还有些时间,聂凡也不着急,盘腿而坐,结出修炼印结,进入了修炼状态。天地间的源力犹如涓涓细水一般,缓缓进入聂凡体内。
  时间悄然而过,四个小时之后,聂凡缓缓睁开眼眸,一口浊气呼出,感受到那充实的力量感,满意的点点头。
  透过窗户,可以看见外面已经全部暗淡下来,只有着点点光亮。
  “是时候了……”聂凡随即打开了屋门,走了出去。
  沿着熟悉的青石道路行进了十分中左右,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院落在黑夜的笼罩下,犹如巨兽匍匐,这就是聂凡此行的目的地,血功堂。
  聂凡脚步一抬,走到大门前,刚准备敲门的时候,门突然缓慢的自动打开,使得聂凡微微一愣。
  “进来吧,聂凡,已经等你好久了。”岳穆淡淡的话语响起,是从血功堂的内部传来。
  聂凡点了点头,一步踏入血功堂内,在无数颗夜明石的点缀下,血功堂内可以说是灯火通明。
  血功堂的内部,聂凡去过好几次,而且还有岳统领所给的令牌,倒是颇为熟悉。
  没有犹豫,沿着一层的后门进入,花费了两分钟的时间,聂凡便出现在一条长廊之上,长廊周围有着无数的房屋。
  聂凡随意的在长廊上走着,片刻之后。“吱呀!”一声。
  其中的一间房门突然打开,在那主位之上,坐着一个笑而不语的老者,正是岳穆。
  聂凡脚步一抬,走了进去,顺手关上了房门。
  “统领怎么知道我会来?”聂凡笑着问道。
  “你的性子我了解,估摸着这几天你就会来找我。”岳穆手掌一挥动,一杯茶在源力的包裹下,送到聂凡手中。
  “不愧是统领,厉害。”聂凡适当了拍了一个马屁。
  “小子,别扯一些没有用的,你与严家,早已不死不休。又经过剑舞丫头这件事后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说说吧。”
  聂凡眼神微垂,抿了一口茶水,淡淡道:“想让严家从血沙城消失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
  岳穆微微一震,旋即笑道:“严家势力大,源灵强者严屠坐镇,几十位源力师阶别的修炼者守护着,还有着自己的护卫队,你拿什么让严家这个土霸主消失?”
  “那岳统领说,我应该怎么办?”聂凡将茶杯放下,不急不缓道。
  “嘿嘿。”岳穆了然一笑,干枯的手掌缓缓摩擦,盯着聂凡道:“很简单,承诺加入皇室一方,所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。”
  聂凡没有说话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  岳穆眉头一挑,沉声说道:“聂凡,你确实优秀,可以说在本统领见到的天才中,排进前三,所以我确实起了爱才之心。而且,我已经说过,凭你所展现出的潜力,只要加入皇室一方,便可以得到皇室的投资,而严家,便可以算的上第一笔投资。你出身弱势家族,需要一个靠山,皇室便是最好的选择,我敢确定,只要你做出了这个选择,日后的你,一定会感到庆幸。”
  聂凡微微笑了笑,看着颇为认真的岳岳穆,开口道:“统领所言极是,而且,我也知道一个靠山的重要,所以,我决定……加入皇室一方”
  “哈哈,小子,算你聪明,本统领是越看你越顺眼。”岳穆大笑道。等这一天,岳穆可是等了好久,所幸,皇天不负有心人,聂凡终于答应加入皇室一方了。
  “那严家,统领认为该怎么对付?”
  “哼,敢对我皇室之人出手,看他严屠是嫌命长了。”岳穆怒喝道。这突然转变的态度使得聂凡一愣,翻了翻白眼。
  “严家的守卫者,护卫我可以派遣人手解决,那个严屠老匹夫,有些麻烦……”
  “那严屠的实力如何?”
  “四阶源灵,我可以击败他,但是他要逃的话,我没用十分的把握留住,所以,得想一个万全之策。”岳穆缓缓道。
  “岳统领出手的话,要是让他知道不就麻烦了吗?”聂凡开口问道。
  “知道有何用?只要将其扼杀,便不会有任何东西留下。现在麻烦的是如何才能保证那老匹夫没有办法逃走,这才是根本。”岳穆回答道。
  “那裴都护不能出手吗?”上一次裴老大与岳穆联手,可是将沙甲击杀,这一次联手的话,应该也可以成功。
  “裴厉?裴厉不行,他有要事要办。”
  “什么要事?”
  “严家在血沙城多年,几大豪门势力都与之有着利益关系,而其中,藤家和秋家与之交情最好,你想一想,万一严家在被攻击时候,将消息传递给了藤家与秋家,两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会袖手旁观吗?”岳穆笑了笑,老狐狸的精明在此刻展露无疑。
  “统领的意思是?”聂凡神色异动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