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书窝网 - 玄幻小说 - 通天圣祖小说免费阅读 - 第八十二章 力量封印

第八十二章 力量封印

  聂凡心神一动,黄芒从周身涌出,抵御着黑圈所造成的压力。 
  锁灵链缓缓的从聂凡手上漂浮了起来,围绕着聂凡不住的晃着圈,聂凡伸出手指,在那链柄处轻轻触碰了一下。
  “嗡……嗡……”
  房间内的黑色光芒缓缓向着锁灵链的上空凝聚,聂凡周身的压力骤然一减,心神一动,黄色光芒渐渐消散。
  聂凡盯着黑芒的聚集处,那里,有着一股淡淡的威压在逐渐增强,黑芒剧烈的交织在一起,不一会儿,形成了一条黑色的锁链,与聂凡的锁灵链一般无二。
  只是,却比聂凡的锁灵链长了将近一半,而且,是完整形态,在那链尖处,是一个三角形的形状,就如同一条黑蛇的毒牙一般,锋利而危险。
  “这就是宫老所使用的锁灵链吧。”聂凡轻声说道,眼神中有着一丝羡慕,锁灵链乃是尊阶武器,受到重创断裂开来。尊阶武器,威力有多么恐怖聂凡不知道。聂凡只知道在整个星云帝国,玄阶武器就极为珍贵,而在玄阶之上的灵阶,整个帝国就算有,也是稀少的可怕。
  此刻的虚幻锁灵链已经将所有的黑芒全部吸收了,静静的悬浮在上空,突然间,完整的锁灵链链身上,三个蛇形的白色光斑亮起,均匀的分布在锁灵链上,不住的游动。
  聂凡屏住呼吸,紧紧的盯着三个蛇形光斑,在光斑身上,有一种淡淡的妖兽威压扩散开来。
  三个蛇形光斑闪烁不断,突然之间,在那链尖处的蛇形光斑,周身忽明忽暗了起来,白色蛇身旋转起来,而其它两个白色光斑安静的浮在链身上,没用生什么变化。
  白色蛇形光斑旋转的度越来越快,当到达一个临界点的时候,旋转的光斑一声清脆的蛇鸣,化成无数白色光点,消逝在虚无中。
  其余的两个光斑闪烁了一下,消失在锁灵链链身上,接着,整个完整的锁灵链光影化为一阵黑色光芒,涌入到断裂锁灵链中。
  虚空中的断裂锁灵链在吸收所有的黑色光芒后,没有了束缚一般,砸落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之上。
  “轰!”
  石块纷纷碎裂,四散开来。一个深坑出现在聂凡的视线中,锁灵链安静的躺在深中。
  聂凡的眼神一凝,锁灵链似乎变重了一些。咧嘴一笑,缓缓探出手掌,一把握住链柄,想要将锁灵链取出。身子微微向后抽动,可是锁灵链纹丝不动。“呃……似乎不止重了一点。”
  聂凡的眼中露出兴奋之意,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。源力缓缓凝聚在手掌上,使劲一拉。“哗啦啦!”锁灵链并没有如聂凡想象般被顺利提起,而是随着聂凡的手臂,缓慢的上升着。
  “呼!呼!”聂凡微喘着粗气,凭借着自己的亲身感受,现在的锁灵链比之没有解开力量封印之前,足足重了十倍。
  不过,聂凡的神色没有沮丧,缓缓摩擦着锁灵链,越重的话,对于聂凡来说越有益,这可是增强**力量的好机会。
  六天后,顺着一条近道,裴厉与莫重二人带着新兵与精锐部队,缓缓行进着,检定已经完成了,自然要回血沙城了。
  军队的度不急不缓,聂凡的视线扫过新兵。有的人面露兴奋,而有的人却心生沮丧。三次检定已经结束了,剩下的便是进入各级军队了,军队的不同,便约束了每个人所能到达的高度,现实而残酷。
  聂凡的脚步平缓而坚定,每一次抬起脚步,都会在黄色的地面上留下一道不浅的痕迹。
  这是因为聂凡将解封后的锁灵链,缠绕在右臂上的结果,右臂上传来的沉重压力,使得聂凡的身躯不断的下坠,每抬起一个脚步,聂凡的呼吸就微微急促了一分。
  全身的肌肉与细胞有着阵阵酸胀感,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,不过聂凡咬着牙坚持着。
  现在的聂凡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源力波动,硬生生凭借着肉身的力量抗住右臂上下坠的巨大力量。
  这还是三天训练的效果,在六天之前,才刚刚解开封印的时候,聂凡便缠绕着锁灵链沿着虎牙据点的青石小道,不急不缓的行进。
  那时候的聂凡真是苦不堪言,在运转源力之下,聂凡才可以坚持三个小时左右,豆大的汗水如小溪一般不断的从聂凡额头上滴落,酸麻与胀痛折磨了聂凡好几天。
  不过,那个时候,聂凡每天都咬牙坚持着,一天都没有落下。
  而现在,六天之后,在全身不运转源力的情况下,聂凡却可以坚持下来,只是呼吸有些急促,额头之上稍微冒出了一些汗水。
  与六天前相比,强了不少。聂凡依旧不急不缓的前行着,脸庞之上布满了坚毅。对于聂凡来说,只要有着一丝变强的机会,无论付出多大的努力,聂凡也会咬着牙倔着骨坚持下去。
  既然没有足够的资源与极为优秀的天赋,那么只有付出比别人艰辛数倍的汗水换取力量,这是聂凡的修炼准则。
  “凡弟弟,你这是怎么了?”剑舞抱着小雪绒,从怀中取出紫色的纱巾,微微擦拭着聂凡额头上的汗水,娇媚的眼中闪烁着丝丝好奇的韵味。
  “没事,没事,舞姐。”剑舞亲昵的举动使得周围投来了艳羡的目光,聂凡清秀的脸庞微微一红,急忙偏转额头,躲过了剑舞手中的纱巾。
  小雪绒嘴中吃着鲜美的果实,一脸的陶醉。看到小雪绒的表情,聂凡无奈的翻了翻白眼,他没有想到雪绒这么快就屈服了。
  在这六天中,剑舞时常来找聂凡,不过小雪绒一开使是对剑舞充满了敌意,似乎是因为聂凡抱过剑舞。但是,在剑舞拿来了一些鲜美的果实后,小雪绒瞬间就把敌意化成了无尽的食欲,对剑舞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。
  “吃货啊……”聂凡抬头看了看天空,无奈的感叹道。
  “啧啧……啧啧……”苏墨直接凑了上来,一把抓过剑舞的纱巾,自顾自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“聂凡,你既然已经是剑舞弟弟了,就不要和她客气了,你说对不对,剑舞。”
  “是呀!”剑舞嘴角一抽,动人一笑,全身的源力破体而出,一掌将厚脸皮的苏墨拍飞,滚了好几圈,只留下纱巾在空中飘荡。
  精锐部队的人神色一变,看来剑舞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温柔,苏墨的下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经过苏墨这么一闹,剑舞也没有心情继续追问聂凡原因。
  经过了刚才的吵闹,队伍再次恢复了平静,不急不缓的行进着。
  再次经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一个巨大的城门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,三个血红色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告知着他们,时隔多日,再次回到了血沙城。
  众人脸庞露出笑意,驱散赶路的疲劳感。在裴厉的一声厉喝下,66续续的走入了城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