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书窝网 - 玄幻小说 - 通天圣祖小说免费阅读 - 第五十八章 倒戈

第五十八章 倒戈

  “嘿嘿!林老哥,这个 ”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柳晖看到聂凡几息之间便将四个护卫摆平,也有一些惊讶。
  “也好,就麻烦老弟出手吧,让这小子知道轻浮的代价。”林帆眉头一皱,摆手道。
  柳晖点点头,聂凡虽然有些本事,不过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,因为他不但是一名凡阶上品炼器师,同时也是一名五阶源师。
  柳晖一声暴喝,源力鼓荡开来,握紧那粗大的拳头对着聂凡冲来。
  聂凡轻轻一笑,安抚了一下那躬身而起的小雪绒。看到那袭来的拳头,并没有躲避。用那修长的手掌抚摸了一下须弥戒,幽光一闪。然后手掌一挥,一枚令牌向着林帆长老扔去。“这一拳恐怕不敢打下去吧,你说对不对?林帆长老。”同时,聂凡那带有一些揶揄的声音回荡在大厅内。
  林帆长老眉头一皱,一个少年,到了这种地步,还能如此的淡定,不是蠢货,那便有所依仗。若是蠢货,怎么会有如此出众的天赋。
  看到聂凡扔过来的黑色物块,林帆长老探出手掌。以他的阅历当然看的出这不是暗器。当然,就算是暗器,凭他六阶源力师的实力,也无惧。
  “恩?是块令牌。”在黑色物块入手的时候,一片厚重之感袭来。林帆长老视线偏转,看向看清楚是块令牌。“这……这是?”手掌轻轻的摩擦黑色令牌,林帆长老面庞一抽,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,红光满面的脸庞变得有些苍白,布满了惊讶与错愕。
  “怎么可能?是真的……是真的主家执行长老令牌!”林帆长老浑身一颤,身躯不自觉的佝偻了一分。作为林家之人,令牌的真假还是可以轻易分辨出来的。看向那冲向聂凡的柳晖,林帆源力破体而出,将自己的度提到极致,几个闪动,在柳晖距离聂凡一米的时候一把抓住柳晖的拳头。
  此刻的柳晖正在兴头上,他似乎已经看见聂凡求饶的模样,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柳晖脸庞之上布满困惑。“林老哥,这是何意?”
  林帆长老仿佛没有听见一样,看向那笑吟吟的聂凡,嘴角浮现一抹尴尬,“聂长老,不知道您大驾林家分商会,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。”
  “什么?聂长老?”轩铭一阵疑惑,有些弄不明白。
  林帆自己仅仅就是一个分商会的长老,而聂凡刚才拿出的可是在林家主家都是重中之重的黑色执行长老令,地位相差太大。这个聂凡,一定与主家有权势之人有着关系。
  “误会,我可不知道这是误会,刚才林帆长老可是准备废了我,要不是有这枚令牌,我恐怕已经躺在地上呻吟不止了吧。”聂凡身体微微前倾,漆黑的眸子看不出是喜是悲,盯着林帆长老说道。
  “是,聂长老说的对。”林帆长老额头之上冷汗直冒,神情之中有些苦涩,微微一顿,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决然。那凶猛的源力直接爆开来,狠狠的轰在柳晖的胸口上,嘭的一声,柳晖的身形倒飞出去,砸在了后面的木柱上。
  “噗!”一口鲜血从柳晖嘴中喷出,柳晖神色顿时萎靡下来,一脸不相信的望着林帆,还没有弄清楚生了什么事,不知道林帆为何突然出手。
  “来人,柳晖胆大妄为,竟然敢私自对主家长老出手,将他赶出分商会,一生不准再进入。”林帆决然的声音扩散开来。
  “那块令牌,是主家长老牌?”轩铭似乎有些明白了,但是眼中充满震惊。
  “咳,咳,林帆,你……”柳晖一震,一抹怒气涌出,不过现在的他已经重伤,激动之下,又一口鲜血喷出。
  五个矫健的身影闪掠进来,在林帆长老的一声令下后,将柳晖拖了出去。还有着柳晖怨毒的话语响起,“林帆,你过河拆桥,我保证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  “聂长老,柳晖已经被处置了,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忘了这件事。”林帆那脸庞之上再次堆满笑容,躬身说道。
  这个林帆,还真狠,转眼之间便把与自己合作多年的柳晖舍弃。聂凡拿出林逸所赠令牌,也是为了让自己在这里能够安心炼器,至于其他的,聂凡并不在乎。微微点头,笑着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丹药就不必上交了吧,不过请放心,分商会布置的任务我会按时完成的。”既然目的已经达到,聂凡没必要和林帆长老针锋相对,这里毕竟还是他的地盘。
  “那是自然,聂长老放心,那些丹药就算是分商会送的,聂长老如果还需要,说一声,我一定马上送到。”林帆长老看到聂凡已经不计较这件事,顿时陪笑说道,“这枚长老令,还请聂凡长老收回。”
  聂凡也没有在和林帆长老解释什么,自顾拿回那枚令牌,“我想接着炼器,这次不会再被打扰了吧。另外,我不想我的这个身份泄露出去。”
  林帆苦笑道:“聂长老请放心,如果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,我第一个出手废了他,至于聂长老不想泄露身份,我和轩铭长老一定会保密的。”
  “轩铭长老,你说是不是?”
  “是,是,除了我二人以外,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。”轩铭还在舒缓刚才的震惊,听到林帆询问,急忙开口说道。
  “如果聂长老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就先行退下了,外面的商会还需要我主持。”林帆带着一丝询问的语气对聂凡说道。
  聂凡点头后,林帆拱了拱手,退了出去。轩铭长老看到林帆长老已经退了出去,微微转身,想要退出去。
  “轩铭长老,聂凡不是有意骗你的,还请见谅。”聂凡捎了捎头,这个轩铭长老其实还是不错的,只是在绝对的权利面前,他反抗不了而已,就像当初的聂凡一样。
  轩铭微微一顿,摆手说道,“聂长老说笑了,只是没有想到你有主家长老令牌,而且你让林帆那老家伙吃了一个大亏,我也觉得很是高兴。”
  “如果不是他逼得太紧,也不会这样。”聂凡笑着说道,“另外,轩铭长老还请不要叫我聂长老,就和先前一样叫我小兄弟吧!”
  轩铭长老思索了一会儿,便点头答应,如果聂凡在乎身份,在进入商会以后,便会直接拿出长老令,可是聂凡没有这么做,可见他并没有看重这个身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