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书窝网 - 历史小说 - 红楼之荣亲王小说免费阅读 - 第四百零五章 老封君态度变化

第四百零五章 老封君态度变化

  “不来已经来了,今日便在这里陪老婆子吃顿饭吧!”
  荣国府,贾母处。
  话音落下,不等贾环开口,贾母又看向贾赦和贾政,王夫人以及邢夫人,微笑着说道:“今儿个你们也留在这里陪老婆子吃顿饭吧。平日里各忙各的,老婆子也不去打扰你们。”
  “是,老太太!”
  贾母这话,并没有商量的余地,就连王夫人看不惯贾环,也没敢方面反驳她的话。
  对面,迎着贾母的目光,贾环笑了笑,随即点头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叨扰老祖宗了!”
  见贾环答应,贾环顿时喜笑颜开,立刻看向身边的鸳鸯吩咐道:“吩咐下去,今儿个家宴,让厨房里多多准备些食材,另外,将府里的所有人都叫来吃饭。”
  “是,老太太。”
  鸳鸯应答如流,便准备下去吩咐。
  这时,只见贾母身边一个丫鬟上前建言道:“老太太,既然是家宴,不如将东府里的主子们一起叫来,大家一起高乐高乐,岂不更好?”
  贾母想了想,反正只要贾环答应了,其他人叫一声,能来自然也是好的,反正荣国府也不差这点费用。
  索性笑着说道:“哎,若不是这丫头提醒,老婆子还忘了。”
  说着,她对着门口吩咐道:“来人,去请珍哥儿媳妇和四丫头一起过来,好些日子不见了,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!”
  “是,老太太。”
  见状,贾环也不阻止,一顿饭而已,还真能够改变什么不成?
  目光扫过在场众人,心里突然想起确实有段时间没见赵姨娘了。
  尽管赵姨娘没办法和他好好说话,但到底是这具身体的生母,于是他对着贾母行礼说道:“老祖宗,我想先去看看姨娘,过一会儿再陪您老人家一起吃饭,如何?”
  闻言,贾母不假思索地笑了,她看着恭恭敬敬的贾环,心里忍不住想道:“到底是骨肉血亲啊,旁人哪里比得了?”
  随即,贾母点头道:“应该的,赵丫头前些天还在和我说,你这小子竟然这么狠心,不如看她。
  她要是知道你去看她,定然高兴!”
  “多谢老祖宗!”
  贾环再次行礼,又对贾赦贾政等人行礼,这才大步流星地朝着院子外而去。
  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贾母忍不住叹息道:“到底是长大了,不一样了,环哥儿身上的威严,配得上贾家的族长了啊!”
  众人闻得贾母如此评价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  唯有一旁的贾政附和道:“是啊,这孩子这些年变化太大了,谁能想到当初那个歪鼻子、斜眼睛的惫懒小子,能够成长到如今这个样子?”
  看似在贬低,实则是夸赞,贾政这话让王夫人心里十分不舒服,又想起他都好几个月没在自己房里过夜了。
  想到这些,王夫人心里有些愤愤不平,于是呛话道:“他再怎么好,也不是咱们荣国府的人了。如今,老爷就算当他是儿子,他也未必当您是父亲。
  要我说,老爷还是多关照一下宝玉,这孩子才是老爷以后的依靠呢!”
  话音刚落,王夫人就见贾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随即冷声呵斥道:“哼,关照宝玉?难道老子对他的关照还少了不成?
  他若是能够环哥儿十分之一的出息,也不至于在国子监读了两年书,不仅连个举人都看不上,还到处欠下九万两银子的烂债。
  就他这样烂泥扶不上墙的,指望他成我的依靠?简直是天大的笑话!
  他若是真有这个心,不如好好想想自己的前程好了。”
  “老爷,宝玉再怎么说,也是您唯一的儿子啊。而且他现在不是也变好了吗,这短时间以来,您可有听到他的半点不好?”王夫人不乐意了,直接流着泪哭诉了起来。
  “哼,常言道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
  跟着孙绍祖那种烂人,能好到什么地方去?”
  贾政说完,就把头歪到另一边,不再看王夫人那副嘴脸。
  “好了,哭哭啼啼的,像什么样子?”
  只见王夫人还要再说,就听贾母冷冷地呵斥了一句,然后又接着说道:“今儿个是家宴,一会儿派人去将宝玉寻来。他在外当差,好几日没见着了。
  等他回来,让他和环哥儿好好喝两杯,他们两兄弟再怎么不和,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,还能绕过去了不成?”
  贾母发话,其他人也不再言语,该喝茶的喝茶,该发呆的发呆,也不去触这个眉头。
  不过,今日水溶上门给迎春提亲,尽管最后水溶临时赔罪离去,可贾母的心情也被这事儿给弄烦了。
  她看向贾赦,沉声道:“赦哥儿,孙家提亲这事儿,你怎么看?”
  贾赦哪里知道怎么看,他无所谓地说道:“虽然孙绍祖那厮人品不好,可也是入了北静王的眼,虽然最后北静王临时取消了说媒,但儿子还是看得明白的,北静王想和咱们贾家更加亲近。
  这次虽然不成,但以后啊,迎春这丫头的婚事,恐怕还要落在北静王那边。
  要知道,北静王掌管着九边重兵,手底下的势必人才济济,母亲信不信,最迟几个月,北静王还会旧事重提?”
  听得这话,贾母也沉思片刻,贾赦思考的是北静王的态度,而她思考的却是贾环的态度,她沉声道:“你们不觉得今日环哥儿这孩子来得太巧了吗?”
  众人起初还不觉得,听贾母这一说起,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。
  不多时,就听王夫人智商上线地说道:“老太太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奇怪,按理说没人告诉环哥儿,今日北静王上门和孙家提亲一事,他是怎么知道的呢?
  而且,等他过来之后,那副智珠在握的样子,更是笃定了北静王会临时反悔一样!”
  贾母点点头,算是表示赞同,她轻声说道:“环哥儿这孩子,以前还比较心思单纯,但如今,老婆子也看他不透了。
  他这几年的变化,老婆子都看在眼里,不管是那个方面,都做得极其出色。
  他虽然因为要给敬哥儿守孝,可皇帝亲下圣旨,等他守孝结束,便把他调回去翰林院入职。
  若是没点本事,这般年龄,恐怕三年后早就被遗忘了。
  哎!”
  贾母叹了一口气,紧接着继续说道:“你们啊,恐怕难以想象环哥儿身上拥有着多大的能量啊。
  以后都捧着些,说不定咱们荣国府今后还要仰仗环哥儿呢!”
  这些年贾环的变化,让贾母越发心惊,从一开始的‘任你孙猴子再怎么神通广大,也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’,再到慢慢脱离掌控,让她不得不使出杀手锏,拉拢,打压。
  但是到最后所有一切手段都没用了,形成分庭抗礼的局面。
  在到现在,她也想清楚了,既然掌控不住,那就捧这点,反正只要他还是宁国府的爵爷,还是贾家的族长,只要贾家出了事儿,他必然不能不管。
  至于金银钱财之类的,再眼馋,也没这个正当的名目,索性就随他去了。
  对面,王夫人见贾母改变了对贾环的态度,心里吃了一惊,正想着怎么让贾母改变主意之时,就见贾母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祝福道:“老二家的,你以后也要注意你的言辞了,不管怎么说,你是他的长辈,他就算再看不惯你,只要你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,任他也拿你没办法!”
  “是,老太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