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书窝网 - 言情小说 - 家有悍妻怎么破小说免费阅读 - 第2980章 福哥儿番外(6)

第2980章 福哥儿番外(6)

  季泉下了货舱找着了卢大生,将他们的打算说了,说完后道:“只要你将他们引上船,我们就不追究你妻子的罪责。另外抓着了他们找着了解药,我也会解了你妻子跟两个孩子身上的毒。”
  见卢大生不吱声,季泉道:“这刀疤应该与三年前金陵宫家独子是一伙的。若你听说过此事,应该就知道那次除了宫少爷其他人都葬身河底。所以就算你将我们都药晕了,等他们上了船你们一家会被沉入河底喂鱼。”
  卢大生也想过这些人不会放过他们一家,只是还是想博一博。他沙哑着声音问道:“你们人数众多,就你们几个人哪能打得过他们?”
  将火枪从怀里掏出来,季泉指着他的额头道:“这是火枪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。只要被它打中了非死即伤。有了它们,你觉得我们还打不过他们吗?”
  他们一家子本来过得好好的,就因为这些畜生落到这步田地,现在有机会报仇他怎么可能退却。
  卢大生眼睛亮得吓人,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一定将他们都引上船。”
  “好,那你要听从我们的安排。”
  “砰……”
  一道亮眼的火光冲上天空,到了半空炸开。
  卢大生仰头看着落下的星火眼中划过一行泪珠,然后哑着声音问道:“你们进去,我在这儿等他们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沐晨跟武桂才以及姚大娘等没有武功的人全都避到货舱里去了。福哥儿与季泉六个人,两个一组分散在三个地方。
  到了货舱,沐晨提着心说道:“你说他们能成功吗?”
  武桂才也很怕,抓着旁边的麻袋说道:“季护卫跟符奕那么厉害,肯定可以将这些人都除掉的。”
  姚大娘抱着还在昏睡的小姑娘,轻声说道:“两位公子,从现在开始咱们不要再说话了。”
  两人敢干再说了。
  这晚的月色很好,月光照在河面上显得那般的寂静与温柔。突然,几道水声划破了寂静的黑夜。
  季泉以蚊子似的声音道:“来了。”
  福哥儿长出了一口气,他们趴在这儿快一刻钟了,身上都不知道被蚊子咬了几口。若是这些人没来,都对不起受的这一番罪。
  突然一道口哨声响起。
  季泉与福哥儿两人也不惊讶,根据卢大生交代这是对接的暗号。
  站在甲板上的卢大生也吹了口哨回应。没一会,就有两艘小船一左一右地靠近他们的船只。随后,左右各有两个钩子落到甲板上。
  杜潮趴在船舱上面,看到这一幕额头上的汗珠一直落了下来。只是之前福哥儿说了,必须等所有水资额上了船才可以动手。毕竟这些水贼熟通水性,一旦打草惊蛇跳入水中就找不着人了。
  最先上来的人见船上安安静静的,不由大叫了一声:“卢大生。”
  卢大生战战兢兢地从暗处走出去,说道:“疤爷,你们来了?”
  “船上的人呢?”
  卢大生垂着头说道:“都睡过去了,就连我老婆孩子也因吸了这沁人的香味昏睡过去了。”
  叫刀疤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:“你干得很好。放心,等我们将船上的人都解决了,我就会兑现诺言。”
  卢大生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了,弓着身子说道:“谢谢疤爷。”
  “现在带我们去船舱吧!”
  就在这个时候,卢大生突然从袖子里掏出刀刺向这个叫疤爷的:“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……”
  刀疤原本是准备等卢大生转身就杀了他,却没想到他竟会先动手。虽出乎他的意料,但刀疤还是很敏捷地避开了这一刀。只是没等他开口说话,砰的一声后他就感受到胳膊一疼:“不好,有埋伏……”
  不用他提醒,其他人都知道不对劲了。
  “砰砰砰……”
  火器的威力,没接触过的人是永远无法了解的。有四个反应快的,看着同伴接二连三倒下不假思索地从甲板上跳了下去。
  季泉瞄准他们扣动扳机结果打了个空,关键时刻没弹药了他也很无奈。好在林锐跟福哥儿两人枪法也很准,一人射中了一个。
  这次爬上船的有十三个,除了跳下水的四个人,剩下的九个人死了四个重伤三个轻伤两个。至于留在小船上的两个人,被季泉跟林锐分别打死了。
  将还活着的五个水贼绑了以后,姚船主与季泉说道:“中弹的两个人肯定逃不脱,我带着兄弟下去看看能不能将他们找着。季护卫,若是找着了这两人功劳能否算给我们。”
  官府发布过悬赏令,只要将他们抓着就有重赏。
  季泉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逃走了四个,其中两个没受伤。若是他们现在正潜伏在水中,你有信心打得过他们?”
  姚船主这会热血沸腾,说道:“季护卫,你借我一把火枪。”
  季泉没同意,说道:“这火药一旦沾了水就没用了,而且万一你们没拿稳掉进河里怎么办?”
  姚船主很是遗憾。
  刀疤看着福哥儿与林锐,眼中闪现过惊惧之色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火枪。”
  火枪啊,那是有钱都弄不到的好东西,他老大手里的一把还是从宫老爷手里搞来的。可这些人却好像人手一把。看,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。
  福哥儿说道:“这个你不需要知道。你只需告诉我三年前宫家的案子是不是你们做的?”
  刀疤想也不想就说道:“不是。”
  季泉取出一根长长的有筷子那么粗的针,一针扎在刀疤的脚上,那针很长直接刺穿了他的脚掌。
  “啊……”
  一道凄凉的喊叫声,让躲在货舱里的几个人都打了个冷颤。
  将针收回来,季泉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我家公子在问你话不答,再扎的就不是脚掌了。”
  杜潮一脸羡慕地看着符奕。手里有那么多的火枪防身也就算了,身边的两个护卫还这么厉害。不像他,顶着国公府公子的名头却连个护卫都没有。唉,还是别比了,再比都要心态不平衡了。
  ps:杜潮:唉,跟符奕一笔,我成了渣渣。